mg电子网址

【战高温斗酷暑——三湘劳动者颂】南益高速建设工人孙钱:大桥施工,一个月磨坏10双手套

[耐高温炎热夏天三湘劳动者颂]南一高速施工人员孙倩:桥梁施工,10双手套磨损了一个月

桥梁施工,10个手套在一个月内磨损

南一高速公路建筑工人孙强:穿着纱布手套,仍然感觉钢材的热度

6a3e4abde40b4238a4187bba85a135bb.jpeg

63697f1d624d4c879acecb09965f88c1.jpeg

8月6日,在南一高速公路南洞庭大桥上,孙谦和他的同工正在安装防撞护栏,以抵御烈日。记者潘先宇的照片

8月6日,36°C高温,在南一高速公路正在建设的南洞庭大桥上,孙谦和他的同工们在桥上安装了一段防撞护栏。即使戴着纱布手套,孙倩在烈日下烤后仍能感受到钢的热度。在过去的几天里,炎热炎热的夏天,孙倩仍然与工人合作,加班加点建设。

长裤防晒伤害

南一高速公路始于南县城家山,终点为益阳市资阳区,全长86多公里。南洞庭大桥是南一高速公路的两大控制项目之一。目前,主体工程已经完成,正在进行桥面辅助工程的建设,如防撞护栏和伸缩缝安装。

由于它建在桥上,几乎没有遮荫和休息的地方。 8月6日上午10点,沥青桥面板的温度超过40°C,可以感受到引人注目的热量。一段一米长的钢制护栏在桥上整齐编码。叉车司机抬起一个笨重的防撞栏并将其运送到装置。孙倩和他的伙伴们抓住了防撞栏并安装了它。用螺丝固定它。 “保险杠暴露在高温下。一般来说,我们会戴上手套来制作它,否则会很热。“孙倩说,安装这么大的防撞栏需要几个工人一起完成安装。五分钟后,他和他的工人每天将安装近百节。

记者看到,孙倩的紫色头发上满是汗水,衣服已经出汗了。自从他早上6点开始工作以来,他已经连续工作了四个多小时。虽然天气很热,但孙倩仍坚持穿长裤。 “有时穿着短袖结构,晒伤,脖子和手臂脱皮,灼痛。”

一个月内使用10双手套

38岁的孙强来自宁乡。他是湖南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普通工人,今年年初来到南洞庭大桥建设。由于每天的具体工作是基于桥梁施工的进度,在项目的中间,孙谦的工作是混合的,包括搅拌混凝土,焊接钢筋,和安装桥梁防撞杆。 “这些活动与手套密不可分,手套很容易磨损。我们会改变平均两到三天。项目组每个月会送10双手套。”

后,孙倩拿出一个大水壶,喝了几口水。水壶的容量为2000毫升,每天施工8小时需要至少3盆。算一下,每天至少喝12磅水。

虽然他与其他工人相比并不太老,但孙倩秀已经在这座桥上工作了20年。 “我们需要去哪个项目,我们必须经营多年,家庭不多。孩子们都是由祖父母照顾的。”

三湘都市报华盛在线记者潘先玉

09: 20

来源:华盛在线

[耐高温炎热夏天三湘劳动者颂]南一高速施工人员孙倩:桥梁施工,10双手套磨损了一个月

桥梁施工,10个手套在一个月内磨损

南一高速公路建筑工人孙强:穿着纱布手套,仍然感觉钢材的热度

6a3e4abde40b4238a4187bba85a135bb.jpeg

63697f1d624d4c879acecb09965f88c1.jpeg

8月6日,在南一高速公路南洞庭大桥上,孙谦和他的同工正在安装防撞护栏,以抵御烈日。记者潘先宇的照片

8月6日,36°C高温,在南一高速公路正在建设的南洞庭大桥上,孙谦和他的同工们在桥上安装了一段防撞护栏。即使戴着纱布手套,孙倩在烈日下烤后仍能感受到钢的热度。在过去的几天里,炎热炎热的夏天,孙倩仍然与工人合作,加班加点建设。

长裤防晒伤害

南一高速公路始于南县城家山,终点为益阳市资阳区,全长86多公里。南洞庭大桥是南一高速公路的两大控制项目之一。目前,主体工程已经完成,正在进行桥面辅助工程的建设,如防撞护栏和伸缩缝安装。

由于它建在桥上,几乎没有遮荫和休息的地方。 8月6日上午10点,沥青桥面板的温度超过40°C,可以感受到引人注目的热量。一段一米长的钢制护栏在桥上整齐编码。叉车司机抬起一个笨重的防撞栏并将其运送到装置。孙倩和他的伙伴们抓住了防撞栏并安装了它。用螺丝固定它。 “保险杠暴露在高温下。一般来说,我们会戴上手套来制作它,否则会很热。“孙倩说,安装这么大的防撞栏需要几个工人一起完成安装。五分钟后,他和他的工人每天将安装近百节。

记者看到,孙倩的紫色头发上满是汗水,衣服已经出汗了。自从他早上6点开始工作以来,他已经连续工作了四个多小时。虽然天气很热,但孙倩仍坚持穿长裤。 “有时穿着短袖结构,晒伤,脖子和手臂脱皮,灼痛。”

一个月内使用10双手套

38岁的孙强来自宁乡。他是湖南路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的普通工人,今年年初来到南洞庭大桥建设。由于每天的具体工作是基于桥梁施工的进度,在项目的中间,孙谦的工作是混合的,包括搅拌混凝土,焊接钢筋,和安装桥梁防撞杆。 “这些活动与手套密不可分,手套很容易磨损。我们会改变平均两到三天。项目组每个月会送10双手套。”

后,孙倩拿出一个大水壶,喝了几口水。水壶的容量为2000毫升,每天施工8小时需要至少3盆。算一下,每天至少喝12磅水。

虽然他与其他工人相比并不太老,但孙倩秀已经在这座桥上工作了20年。 “我们需要去哪个项目,我们必须经营多年,家庭不多。孩子们都是由祖父母照顾的。”

三湘都市报华盛在线记者潘先玉

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孙倩

南洞庭大桥

南一高速公路

崩溃列

阅读()